您的位置:  四川热线 > 威尼斯在线注册 >  正文

毛庐:笔墨晕染的人生

碑林藏国宝,书院育人杰。书院门作为陕西文化坐标的中心,是十三朝古都西安的文脉之地,数千年来一直续写着汉赋的风流和诗唐的繁华。每日清晨,总会有一个身影在尚无晨曦的书院门街口出现,伴着朦胧的雾气慢慢走进优雅恬静的“亦欗艺馆”,铺开宣纸,提笔蘸墨,数十年如一日。这个人便是著名书画家——毛庐。

初识书画 艺术萌芽

毛庐,字亦明,生于1950年,陕西省岐山人。在父亲的熏陶和影响下,毛庐5岁开始提笔写字,慢慢接触笔墨。

因为天生喜欢涂涂画画,所以毛庐上学时常利用课余时间习帖和临摹小人书 ,作业本反面都是用来画画。一次,他画满画的新作业本被校长发现后告诉了家长,放学路上毛庐忐忑不安,但回家后父亲却并没有责怪他,这种默许的鼓励让毛庐非常开心。除此之外,美术老师常带着他们出去写生,学校附近的杨柳、杂树,河里的青蛙、螃蟹都可以成为他画画的内容,这也让毛庐养成见物即画的好习惯。

物资匮乏的年代,没有纸和墨水,他就绞尽脑汁找一切能画的东西去画,捡拾造纸厂的纸头破片,收集废旧报纸,或在桦树皮上练字。有一次毛庐把人家没烧完的“烧纸”拿回家写字,因此还被打了一顿。这样执着的爱好,也让他比同龄人多了一些“技能”。在学校组织的师生书法比赛里,毛庐获得第二名的好成绩,也是学生中最好的成绩。从此,学校的黑板报就成了他写字画画的“自留地”,一直伴随他的学生时代,这也让他在板书板画上大有长进。就是这样坚持不懈地写写画画,渐渐为毛庐打开了对新世界的认知。书画临摹成了他每天最大的乐趣,少年的艺术热情也随之高涨。

毛庐擅长书法绘画,成绩优异。然而,文革让毛庐的大学梦戛然而止,但他没有放弃,坚持自学完成高中学业,同时也未中断书法绘画的练习。

特殊的历史背景下,毛庐的艺术梦深深地扎在心底,也在慢慢发芽,倔强地成长。

所行所感 坚定意志

为了响应国家号召,毛庐当了铁一局桥梁工程大队的工人,随着“三线”阳安铁路建设,他也把自己的青春热血挥洒在了秦岭深处的嘉陵江畔。

当时的铁路铺设,时常是人随项目走,项目开工就要沿路写标语,这又一次给了毛庐写画的机会。他毛遂自荐给单位政工组写标语,在这里,他第一次用大刷子蘸墨汁写、第一次蘸油漆写,甚至用绳子吊在空中往桥梁柱子上写字。在那个火热的年代,他用自己的方式挥洒着劳动的激情,延展着自己对书画的喜爱。

毛庐白天和大家一样出工干活,晚上加班起草标语,再把起草好的标语自己刻板,连夜印刷,赶在第二天上班把印刷好的标语下发给各个劳动班组。当时是野外工作发电,灯泡时明时暗,长时间的夜间工作,导致现在他的眼睛离不开眼镜。但就是那样艰苦的年代,却真正磨练了他吃苦耐劳的性格和意志。

参加工作后随着思想觉悟的提高,毛庐对党的渴望和信仰也愈加强烈。因为家庭成分的原因,他的入党之路尤为艰辛,但他始终严格要求自己,并郑重提交入党申请。

入党之后,他被调到威尼斯威尼斯人正网注册正版队工作,几乎每天都行走在秦岭山里,忙于给项目单位运送物资,或从汉中调运大米。在山势陡峭的秦岭里,威尼斯威尼斯人正网注册正版抛锚更是常有的事。无人的秦岭山沟,毛庐是驾驶员也是修车工。冬天零下几十度恶劣天气常常将人冻得手麻脚麻,夏天荒郊野外随时也会面临野狼威胁。也正是这样的机会让他近距离接触了秦岭,感受到大山的神秘莫测、雄宏伟岸,也知道了什么是艰难险阻。

七八十年代陕西秦岭,延安,安康等地陆续发生特大洪灾,毛庐便带领威尼斯威尼斯人正网注册正版队前去抗洪抢险,给灾区运送粮食,帐篷等救援物资。有年冬天毛庐带领车队翻越秦岭,积雪让狭窄的道路更难辨识,如果车稳不住随时可能翻下秦岭,大家都不敢走头车,毛庐便奋不顾身地冲在前面为车队开路,一路上为了壮胆,毛庐就与同伴们在高喊毛主席语录中翻过一道道梁,转过一道道弯,捏着一把汗到达秦岭顶上。唐山大地震时,震区满目疮痍,随时会有建筑塌陷,山体滑坡的危险,但他仍义无反顾地奔赴唐山参与救援行动。正因经历过这些艰难的岁月,毛庐也更加尊重自然,常怀敬畏之心。

这些经历锻造了毛庐不同于其他艺术家的信念和意志,深深地影响着毛庐作品表达的思想精神,让他在艺术创作的道路上拥有苦行匠心,从容不迫地摆脱浮躁与喧嚣。

因为经常行走于大山之间,毛庐比其他人更了解大山,他知道大山的厚重雄浑,苍莽蔚然,也见识过大山的险峻与险阻。秦岭大山中的一枝一叶,嘉陵江畔的一石一河都给毛庐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印象,这也使得他更钟情于山水画的创作,尤其擅长秦岭山水的绘画。

行过的山,路过的水,做过的事都赋予了毛庐山水画无限的生命力,也给予了他悲天悯人的大爱情怀,更加坚定了毛庐投身山水画创作的决心,这也为他以后形成自已书法绘画风格做了铺垫。

矢志苦学 天道酬勤

业精于勤而荒于嬉,行成于思而毁于随。艺无止境,其修远兮。攀登艺术高峰并非一蹴而就,兴趣和天赋也仅仅是成功的一部分,不断的学习才是攀登高峰的唯一途径。

毛庐很喜欢看书,从小书画练习就让他手不离卷,工作以后也是积极争取深造学习机会。因为宣传工作的需要,毛庐也在课余时间借阅临习了大量古代书法和名画,并对一些罕见资料、画论作了深读,反复研习于书画实践。

学后而知不足,学的越多毛庐就知道自己没学的越多。被调入威尼斯威尼斯人正网注册正版队工作后,去西安拉货的机会就逐渐多了起来。周日空闲他总会挎个黄布包跑到南院门的“古旧书店”去看书,靠墙席地一坐就是一天。那个时候书不多,毛庐也不挑剔,不仅读与书画有关的,他也读易经,佛经,人物传记,辞源辞海,中外名著等“杂书”。他废寝忘食地遨游于知识的海洋,如饥似渴地汲取文化的甘露。

一路勤学苦练,毛庐有幸参加兰亭书法展,并被编入《中国书法名家大字典》,这些成绩更激励了毛庐在艺术道路上探索学习的决心。1986年和1989年,他有机会函授于中央美术初级班以及中国书画函大。通过函授系统的学习,毛庐掌握了基本的书画理论知识,阅读了大量的艺术书籍,特别是对“四王”“八法”的山水画做了深入研究学习。在老师的指导下,毛庐书画功力突飞猛进,山水画作也开始崭露头角。

艺术探索道路步履坎坷,是一段艰辛的路程。九十年代初,退休后的毛庐开始在书院门摆摊售画,开始了自己的职业画家的艺术生涯。

书院门的旅途也是毛庐人生中的一个转折点,在这里他遇到了鼓励和支持他的张玉琴老师。张玉琴发现了毛庐对书画独有的天赋才华,折服于他对书画艺术的执爱,决定和他合作共同开设书画工作室。在书院门这个文化圣地,毛庐认识了很多艺术大家,得到了很多书画名家的指点。慢慢地,毛庐的作品逐渐被更多的人知晓了解,画作也逐渐被社会认同。作品价值得到了认可,毛庐心中的艺术梦变得更加热烈。

博采众长 终成大家

1993年毛庐开始在陕西举办个人画展。行走在职业画家的道路上,越来越多的书画家与他交流,碰撞书画理念,互相讨教学术观点。与此同时,他也坚持兼容并蓄,博采众长的理念,参加不同的写生采风和书画交流会议活动。

毛庐从传统入手,博采众长,遍临王羲之、颜真卿、米芾等古代名家名帖,追摹傅抱石、李可染、黄宾虹等画风,汲取石鲁、赵望云长安画派之元素,以滴石之力,不断探索雄浑、恢宏、幽邃和隽永的画风,形成了大气势、大手笔、大山水的艺术境界。

除了借鉴前人、今人的绘画理念和手法,毛庐也讲究创新。他借鉴西方的色彩和光影等,把各种艺术的精华融合在一起。巧妙结合中西方画法,将西画的表现手法与中国画的擦染法相结合,使中国山水画在蕴含意境的同时更加生动。

体无常规,言无常宗,物无常用,景无常取。在毛庐这里,传统绘画的形神观念,时空表现,意蕴构成以及笔墨章法都进行了大胆的变革。毛庐坚信,在中国画的创作手法上,应遵守师古而不泥古的方法,打破中国山水画程式化的构图方法,大胆变革、局部夸张、强烈对比、虚实变化、虚中有实、实中有虚,把山水的平远、高远、深远充分表现出来。

艺术前进的道路曲折漫长,面临瓶颈也是常事。为了创新突破,毛庐常怀反思自省之心,也不断汲取众家之长。面对社会对他山水画作的认可,他依然保持自我思考和自我评判的习惯。时不时拿出自己的画作去研习,如果不满意,毛庐便毫不犹豫地撕掉作品。他就是在这样既否定又肯定的自我审视中,一步步攀登着艺术的高峰。

1994年毛庐被编入《中国山水画名家大词典》;2002年入编《陕西文化人》,又在北京中日文化交流中心举办个人书画展;2003年成立“陕西大风书画院”并担任院长。毛庐的书画功力被越来越多的人认可,也渐渐担负起更多的责任。2005年,时任中国美协常务副主席刘大为,对毛庐中国画画风给予高度的认可,并委托其筹建“中国美术家协会陕西创作中心”。创作中心多次接待全国美协会员来陕西搞活动,组织了多次大型美术采风交流活动。作为主任他深感使命光荣、责任重大。此时的毛庐,在自己探索艺术的层面上,也带领陕西书画走向全国,希望能让更多的人了解陕西书画,了解中国山水画。

2006年毛庐为陕西省人民政府常务会议室和会见厅创作《秦岭金秋映丹枫》《华山雄起图》等巨幅作品;2008年被文化部列入 “影响中国当代100位山水画大家”;2010年,当选为陕西美协副主席,并被文化部评为年度10位名家之一;2016年,应陕西省委宣传部邀请创作重大历史题材山水画《褒斜古栈道》;2019年,为人民大会堂创作《桦林秋语》《华山雄风》,分别悬挂于大会堂一楼大厅和118厅,被永久珍藏。各类好评,荣誉接踵而至。

进入古稀之年的毛庐,庆幸在有生之年能把爱好变成自己的职业。艺术之路是舍身崖,他不曾后悔,也义无反顾。在文化艺术走向多元化的今天,淡泊名利潜心探索的书画家屈指可数。毛庐用一生去钻研,离不开他矢志苦学,虚怀若谷的艺术匠心,正因如此,他终成一代书画大家。(周晓荣 徐晓阳)

[责任编辑:admin 来源:]